方本研究

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方本动态 > 方本研究

方本新闻方本研究

方本研究

律师看世界1:贸易战火旺,律师勇担当

发布日期:2018-12-14 11:42 浏览次数:

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以来,出道较早的中国涉外律师是倍享红利的。曾记得每两三周方本律所都会有一个新的直接投资项目从欧美来敲门。于是乎,我们的律师同事便忙着在多个省份和/或城市考察投资环境,以便为客户选择恰当的落户地点。跨国界的商务争端也纷至沓来。

特朗普从其美国利益出发发动了贸易战,政治家和企业家们都在考虑应对之策。而我们涉外律师不能仅仅缅怀昨日的辉煌,更应该研究在新形势下如何有所作为。


第一,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市场是无数美国商人永远也不会忽略和离开的。美国政治家讲的是政治,但是商人永远是逐利的现实主义者。基本的逻辑和法理就会告诉我们两种跨国业务依然大有潜力。一是欧美公司在华自设企业,制造产品在华销售。二是我国在加入WTO后的第四周年就开放了FICE(外商投资的商业企业,即人们俗称的外商投资贸易公司)。最近两个星期我们还刚刚操作了两单前述跨国业务,一单涉及前一种情况,另一单则涉及后一种情形。

第二,走出去将变得更加迫切。人类经历各类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已有数百年的历史。纵观近现代的国际贸易史,最容易得出的结论是,跨国界的贸易斗争乃至战争其实是常态,而相对的平和则往往是短暂的一瞬。所谓的贸易自由主义和国际贸易自由化恐怕只是一个人类孜孜以求又难以实现的美好理想。因而,我们也不难发现各国微观经济的参与者早已积累了应对之策。例如,在高筑关税壁垒的东道国设立企业就地经营。再如,收购此等国家的企业以就地经营。当然,我们也知道这对涉外律师提出了三大方面的苛刻要求,即知识产权保护地图的未雨绸缪、跨国管理人才的具备和高超的品牌传讯(branding communication)。

我们就曾经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亲手协助欧洲客户将其位于墨西哥华雷斯(Ciudad Juarze,位于美墨边界靠近美国德州的El Paso)的数家工厂迁移到中国。然后,又于本世纪头十年为了应对美国在某个产品领域的高关税,将其中某些工厂迁回华雷斯。其中无非是一大一小两大痛苦,其一,大的痛苦是要裁员,大规模的企业则可能涉及数千员工和数千家庭;其二,小的痛苦是世界各国对于二手机电的设备的进口和商检是有各自的规则和实践的。

可是,心态是必须调整的,因为市场经济就必然是全球经济。有了感冒病毒,我们不该逃避而是应该与时俱进去获取抗病毒能力。

第三,经济异动常常带来的是跨国并购高发。上次全球金融危机时,我们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密集地操作过十余宗跨国并购案件。其中,多法域的项目(multiple jurisdiction project)甚至牵涉十三个国家和地区。现在回想起来,这些个别的项目无非是世界经济宏观调整的微观反映。过去几个月来,我们所收悉的跨国并购意向和实际投入操作的跨国并购项目也不在少数。当然,本次的世界贸易战是否会导致出一个新的并购浪潮,尚难以逆料。


有人喜欢四季如春的春城,但是,世界从来就不是无处不飞花的春城。相反,她有着酷暑和严寒。正所谓——

宝剑“铮 ”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